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梦回武唐4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梦回武唐4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作者:sky08(九十九夜) 前文:viewthread.php?tid=8998302&page=1#pid94075940 字数:13284

四、临长安,英雄救美

虽然大周的都城设立在神都(洛阳),但是洛阳的繁华程度以及发达程度还 是暂时比不已经更加古老的长安,而长安西市,更是天下间最龙蛇混杂的地方, 在那个地方打探江湖上的消息,是再好不过的了,况且,袁天罡在长安城郊有一 所道观,人不多,偌大的道观只有那么几个人在那打理,正好用于落脚和掩护, 所以我首先确定从长安着手开始调查。

这次不像上次那么匆忙赶路,我可以不用日夜赶路,沿途好好享受享受古代 特有的自然风光,不要说我没心没肺,而实在是,根据融合之后的记忆,李隆业 本来在家里本来就没有太大的存在感,而我更是跟他们没有什么感情,伤感也是 一时半刻的事情,所以我才如此淡定。

几天过后的夜晚,我来到了离长安城还有两百里外左右的一片丛林附近,忽 然听到一阵打斗声,循声而去查看,飞奔一小段路,转角之后,发现两伙人正在 打斗,其中一伙,都身穿夜行衣,配合默契,出手狠辣,而且武功不俗,他们把 另一伙人包围在中间,而中间那一伙人,也是武功不错,但是好像是被偷袭过, 死了不少的人,导致现在苦苦支撑。

当我把目光放到在最中央的地方,却楞了一下,在最中央是一辆华贵的马车, 在我看到马车的那一瞬间,马车旁边的窗帘被风吹了起来,让我看见了里面的人, 坐在车里面的,赫然是我在父王陵墓那曾经见到过的美熟女,但是她现在又跟上 次不同,上次是冷漠中带有哀伤,而这一次,则是冷艳中带有万种风情,我毫不 犹豫,施展轻功向那伙黑衣人攻过去。我与萧妩的一战,简直就是被碾压,跟供 奉只算是交流,所以跟黑衣人的一战才是我初出茅庐的第一战。

在山谷中的六年时间,袁天罡教会了我一套紫微剑术,我拔出承影,便杀向 黑衣人群中。黑衣人们的武功不错,可是内功方面却完全不是我的对手,只凭着 丰富的战斗经验与我厮杀,不过也只能撑住一段时间,大概用了五分钟,就有一 人被我打伤而不能再战,我乘胜追击,他们也只好再分出两人在对付我。此时, 包围圈中间的人好像也发现这边的动静,精神为之一震,原本摇摇欲坠的保卫圈 又重新开始稳固起来。

当我击倒了第五名黑衣人的时候,战场上的形势已经逐渐变化,从原来的二 八之差,变化到四六开甚至五五开,站在远处的一名黑衣人,见形势不对,做了 一个「撤」的信号,那帮人,便开始撤退,撤退之时还不忘放火,把带不走的伤 员和死者全部烧光,不留一丝线索。

「多谢公子相救,在下万分感谢。」为首的护卫向我表示谢意。

我笑着摆摆手,还没来得急说什么,忽然头脑一晃,就昏倒在地上,失去知 觉。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首先闻到的,是一股幽然的香味,然后睁开眼睛,才发 现我正躺在一辆马车里面。

「你醒了?」一把甜美的声音在后面传过来。

我扭过头循着声源看过去,竟然是昨晚马车里面那位美妇人,她正用那双大 眼睛微笑着看着我,我连忙爬起来,向她拱了供手,说:「感谢夫人相救。」

「哪里,昨晚要不是你,我早就被贼人所杀,昨晚战斗之后,你因为用功过 度,脱力了,晕倒在地上。」

「是这样啊。」

此时,美妇人又问:「少侠,你叫什么名字?告诉我,不然我连救命恩人的 名字都不知道,就太贻笑大方了。」

「呵呵,夫人不要这么说,我叫李隆业。」

「李隆业?你跟李隆基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三哥。」

这个回答让美妇人楞了一下,然后又恢复笑意盈盈的模样,继续问:「今年 多大了?」

「十四。」我老实地回答。

这个回答又让她皱了皱眉,然后又迅速恢复过来,说:「呵呵,原来你是四 哥的儿子,你必须得叫我姑姑,本宫乃是镇国太平公主。」

啊,她就是太平公主?我重新打量一下眼前的绝色美妇,只见她坐在马车的 椅子上,婀娜动人的娇躯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奶白色丝质宫装,低开的领口间悬 挂着一条金色的宝石项链,蓝色的宝石刚好停留在深邃的乳沟之间,迷人之极, 奶子丰满,目测起码是个E罩杯,我暗暗吞了一下口水,笑着对她说道:「侄儿 李隆业,见过太平姑姑。」

也许看到我那不老实的目光,太平公主很是满意,满意自己虽然已经三十六 岁了,但是依然风华绝代,美艳动人,连自己的侄子都为之痴迷。「咯咯咯,小 家伙,姑姑感谢你这次救了我,你去长安,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直接跟姑姑说, 姑姑尽量满足你。」

我腹诽了一句:我想你要用肉体来满足我行吗?不过我也只是想想罢了。

「多谢姑姑,侄儿会住在袁天罡道长的道观里面,那里比较清静,适合我修 炼。」

「恩,既然这样,那你自便吧,我知道你父王与亲人的死对你打击很大,你 节哀吧。」说着,她伸出手,抚摸着我的头,「快回到长安了,你今晚先去姑姑 家过一晚,等明天一早你再到道观吧,姑姑要设宴好好谢谢你。」

「好,多谢姑姑。」

说罢,太平公主也不再言语,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我也拘谨 起来,时不时偷偷摸摸地看她那美艳的脸蛋和丰满的肉体。

下午时分,我们到达了长安,回到太平公主府门口,我率先跳下马车,然后 向太平公主大献殷勤地说:「姑姑,让侄儿扶你下车。」

太平公主也不拒绝被我搀扶着下了马车,下来的时候,由于她要俯下身子, 于是本来就是穿着低胸装的美人雪峰就暴露得更加多,在我的角度看来,直接都 看到美熟妇的肚皮了,我不禁咽了一大口的唾沫。太平公主也发现了我的目光, 美目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娇声嗔道:「小家伙,你太大胆了,连姑姑也敢亵渎!」

我脸色一苦,委屈的说道:「姑姑,你太美了,侄儿也是情不自禁的,请不 要责怪我啊。」

「小家伙,这次就先放过你。」说完,她用手指戳了我的额头一下,然后脸 色一整,恢复之前高贵冷艳的镇国太平公主的模样,走上公主府邸的台阶,而我, 就在后面跟着走,顺便看着她那丰硕肥美的香臀,意淫着自己的「九阳神龙」插 进这高贵美妇的屁股里面是一种什么样舒爽的感觉。

这时,太平公主向前来迎接的管家询问:「驸马呢?怎么不见人?」

管家小心翼翼地回答:「驸马与杜家的大公子出去打猎了。」

美熟妇皱了皱眉,「恩」了一声,然后转过头指着我对管家吩咐道:「这是 我的侄子,中山郡王李隆业,今晚会在这里过夜,你们要好好招待他,还有设立 酒席,本宫要好好招待侄儿。」

「遵命,公主殿下。」

接着,太平公主对着我说:「隆业,你先跟他去厢房休息一下,等到晚饭之 时姑姑再招待你。」说完就径自离开了。

「郡王殿下,这边请。」

我应了一句,就跟着管家到我今晚住的地方了。

晚上的酒席,只有我跟太平公主两人,驸马武攸暨好像不在。酒过三巡,菜 过五味,太平公主屏退了旁边伺候的人,认真地问我:「隆业,老实跟姑姑说, 你这次来长安,是为了自己调查你们一家的案子吗?」

「恩,我不能让自己的亲人死得不明不白。」

「好,这才是我李家的子孙,那,昨晚的事情,你猜,是不是同一伙人干的?」

太平公主这才进入正题。

「有这个可能,不过这件事,圣上应该知道了,她也会下令彻查的。」

「母皇是肯定会查的,不过我想你也顺便帮我查一下。」她神色凝重地跟我 说。

「好,我帮你查,不过我想姑姑给我一样信物,我怕查的时候会出现阻碍, 用姑姑的名义的话应该会方便一些。」我乘机向太平公主讨要好处。

她沉吟了一会,便答应了我:「恩,好吧,我给你一个令牌,在长安内只要 不是大内深宫,就应该没问题的,不过你不能拿来为非作歹,否则姑姑会收回去 的啊。」

「放心吧,我不会的,我向你保证。」我拍着胸脯,看着太平公主的笑靥, 向她保证。

晚饭过后,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坐修炼了一会,感觉有点无聊,便打算到花 园去逛逛。正当我经过太平公主的住处附近,忽然听到一阵细微的呻吟声,勾起 了我偷窥的欲望,我偷偷地来到太平公主房间的窗户外,用手朝窗户轻轻戳出一 个小洞,把里面的情景一览无余。

在一张豪华的锦床上,两个体格强壮的男子,把一个成熟丰满的女人一前一 后夹在中间,用自己那粗壮的巨龙,抽插着女人的蜜穴和屁眼,而那个被干得淫 声浪浪的女人,正是太平公主李令月,她扭动着那迷人的肥硕大屁股,迎合着前 后两个男人的奸淫。

我心里想着太平公主还真是个极品骚妇啊,竟然要两个男人一起来干她的骚 穴和屁眼,我迟早也要把她收入胯下才行,凭借着我的「九阳神龙」,那个骚妇 还不是手到拿来。我不是没想过直接冲进去,直接把她给上了,但是如果她不愿 意,真的叫唤起来,把公主府里面的高手给惊动了,到时候我就得不偿失。

「嗯啊……好舒服……嗯啊……爽……用力插……干死我了……要……要来 了……」说完,太平公主抱住身前的男人,亢奋地欢叫着,接着戛然而止,瘫软 在床上,前后两个男人又抽插了几下,也释放出了精华,分别拔出插在蜜穴和肛 门的巨龙,这时我也看到两个壮男的萎缩之后巨龙,再估计他们硬起来,大概也 就是十八九公分左右,比我的「九阳神龙」差远了,现在我的巨龙挺立之后可达 二十五、六公分,而且比那些男人更加粗壮。

黄白色的浊液从美熟妇的淫穴和屁眼里缓缓流出来,流淌到肥美的屁股上还 有大腿上,无比的淫靡妖艳,让我看得眼睛都直了,下体的神龙早已勃发,跃跃 欲试。我受不了了,赶紧回去房间打坐平息自己的欲火,于是便转身离开这里。

然而,我不知道的是,当我离开之后,太平公主那妩媚的脸蛋突然转过来, 看着我刚才藏身的那扇窗户,露出一个诡异而又妖艳的笑容。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我赶紧用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无论我怎么做,脑海里 都始终涌现着太平公主被两个男人奸淫时那个淫乱的欢乐样子,也忘不了那被干 得合不拢的两个穴眼不断流出大量男子精液的情景,不自觉地又硬了起来。

最后,我还是跑到澡堂,洗了一个冷水澡,然后在房间打坐修炼平静心情…



第二天一早,当我再次见到太平公主时,她依旧是那副巧笑嫣然而有时又高 贵冷艳的样子,完全想象不出她昨晚在床上那副淫媚骚浪的样子。

「姑姑,侄儿昨天打扰了,今天就出发去道观了,另外,姑姑委托的事情, 我尽量去办,侄儿先告辞了。」吃过早饭之后,我就向太平公主告别。

「好的,业儿,你自己注意点,你父王只剩下两个儿子了,不要再让家里人 伤心了。」太平公主倒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好的,侄儿明白,姑姑再见。」

「再见。」

告别完毕,我扭头就离开太平公主府,我没敢回头,生怕看到那副倾国倾城 的面孔,我会忍不住再在这里过一晚,然后又受多一晚的生理折磨。

五、淫狐归来,线索

离开太平公主府之后,我到了长安西市略略转了一圈,暗暗记下几个打探的 地方,然后离开长安城区,到达袁天罡的道观,这时刚好是傍晚。

晚饭过后,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正想打开门,突然问道一股熟悉的味道,心 中狂喜,猛地推开门一看,果然,有一位国色天香的美妇人站在房间里面,正是 与我分别一个月的九尾淫狐——萧妩。

「妩儿姐!」我快步走过去,紧紧抱着萧妩,然后狠狠地吻住她温润的樱唇。

「唔,小家伙,想我了么?」萧妩依然是那么魅惑。

「想,每天都想妩儿姐,想你的味道,想你蜜穴,想你的一切。」我一边激 动地说着情话,一边就想剥开美人的衣服,却被她推开。

萧妩娇嗔道:「小色鬼,你猴急什么,本宫又不是不给你,你不是要打探消 息吗,先跟我去一个地方。」说完,也不等我回答,就拉着我的手就往外走。我 也只好被她拉着走,还问道:「妩儿姐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萧妩扭过头来,笑眯眯地反问我一句:「本宫是什么?千里之内,只要鼻子 闻一下,就知道你在什么地方了。」萧妩是九尾淫狐,还功力深厚,能够在空气 中追踪我的位置,比定位也不遑多让。

长安城内,千香楼,一直是上至达官贵人,下至江湖英豪的销金窟,只要你 有钱,提出来的需求,这里都能尽量满足你。而这里的老板娘——姚丽娘,与多 位达官贵人有交情,没什么人敢在这里撒野,撒野的人通通都挨收拾了。

此时,姚丽娘正在千香楼的院落树林中行走,来到一个土丘前,用莲足在某 个地方踏了三下,土丘突然分成了两边,露出一条小道,姚丽娘马上钻了进去, 土丘又重新合拢,好像从来没有变化过一样。走了一会,她就隐隐约约听到女人 欢乐的呻吟声,于是加快脚步走进一个房间里面。

只见房间里面的欢乐椅上,坐着一个十四、五岁的俊美少年,怀里抱着一个 衣衫半解,丰乳肥臀的绝色美妇,美妇的大屁股上下耸动,迎合着身下少年的抽 插,少年的巨龙粗大无比,把美熟妇的蜜穴插得淫水横流。姚丽娘一副惊惶的表 情,跪地拜倒,叫道:「参见九尾娘娘。」

旁若无人地交合的那对男女,正是我跟九尾淫狐萧妩,我被萧妩拉到这里后, 再也忍不住美人温香软玉的诱惑,直接向萧妩求欢,而萧妩也欣然接受,我们两 人就坐在欢乐椅上尽情交媾。

看着我那天赋异禀的「九阳神龙」,在萧妩那湿滑的淫穴中不断进出,姚丽 娘不禁咽了口水,下体好像也湿润了起来。这时,我与萧妩同时快乐地叫了一声, 双双攀登上高峰,我把自己的精华全部灌入美熟妇那熟透的子宫中,抚摸着她的 大屁股,温柔地说:「妩儿姐,我要把你干怀孕,要你这骚狐狸给我生个骚狐狸 女儿继续干。」

萧妩笑得眯起眼睛回应我:「好,我要帮你生好多的小骚狐狸,然后再让你 把她们都干怀孕,让她们为你再生,嘻嘻。」

我们两人温存完毕之后,我也没拔出插在萧妩那淫穴中的巨龙,只是抱着萧 妩,看她要干什么,只听见萧妩对姚丽娘说:「丽娘,他叫李隆业,以后也是你 的主人,以后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你懂了吗?」

「奴婢明白,参见主人。」姚丽娘心中惊讶万分,她知道萧妩曾经是六位帝 王的女人,但是从来没让自己的族人对那些帝王效忠,但却让她们对这个少年效 忠,不过服从强者的天性使她很快地对我宣誓效忠。

「现在,他要问你一些,问题,你必须知无不言,知道吗?」

「丽娘明白。」

我看了看萧妩,她一句话也不再说了,慵懒地伏在我身上,我便向姚丽娘问 道:「丽娘,你可知道前天晚上太平公主的刺杀案,是什么人所为?」

姚丽娘想了一下,回答我说:「到底是谁做的奴婢也不知道,不过奴婢知道 一些线索,前天晚上,有一批黑衣人,往神都方向离开,走小路,刚好被两个镖 师看到,那群黑衣人杀气很浓,镖师不敢靠太近,怕惹来杀身之祸,两个镖师昨 晚来这里找他们的姘头,他们四人在一起欢好时被我手下的姑娘们听到,我才知 道这个事情。」

「神都?难道真的是武家?也只有朝廷和武家才有这样的能力了,圣上不可 能会杀害她最疼爱的女儿,剩下的只能是武家了,可是武家这么做又有什么好处?」

我想了一下,又继续问:「那一个月之前相王一家被杀害的案件,你有没有 什么线索。」

姚丽娘摇摇头:「没有,不过奴婢会尽量留意的。」然后,她突然又好像想 起什么似的,「大概十天前,太平公主府有个侍卫来到我们这里找姘头欢好,好 像说过要到神都去一趟。」

「还有别的事情没有说吗?」我再次询问。

「没有了,主人。」姚丽娘很恭敬。

我拍了拍萧妩的屁股问道:「妩儿姐你呢?」

萧妩撑起身子,露出淫媚的笑容看着我说:「我现在只想让你把我干怀孕。」

那诱惑让我的巨龙再次重振雄风,我向姚丽娘摆了摆手,让她离开,她领会 了我的意思,离开房间,然后我与萧妩上下的两张嘴巴,又紧紧地结合起来。

既然姚丽娘的情报是指向神都,那我也只好回神都那边查证了,第二天一早, 我与萧妩离开了千香楼的密室,她罩着面纱,与我手拉着手去逛长安的西市,几 个月以来,我的身高也有长足的进步,已经飙升到1米63了,可是比萧妩还是 矮了那么一截,这才是让我尴尬的地方,妩儿姐比我高,长得又十分成熟漂亮, 感觉就是一个姐姐带着弟弟逛街似的。不过即使如此,跟她逛街,好像又找到前 世跟女朋友上街压马路的感觉。

萧妩虽然久经风雨,又享遍人间极乐荣华富贵,却是没有谈恋爱的经验,在 我看来,她也挺享受这种感觉。

晚上时分,我们回到千香楼,姚丽娘汇报:「她们已经查清楚镖师看到那群 黑衣人的地点了,就在刺杀地点的往神都方向的二十里外一个村庄附近。」我与 萧妩听到之后,立刻施展身法,前往他们描述的地方。

大概用了两个时辰,我们终于到达了镖师们所说的那个地方,可是又找了一 段时间,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然而,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萧妩突然说:「我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我惊讶道:「都几天了,妩儿姐你还能闻到腥味?」

萧妩笑眯眯地看着我说:「怎么了?难道你怀疑本宫鼻子的能力?」

「没有,哪有,我怎么会怀疑妩儿姐你的能力呢,你可是灵狐,如果你闻不 到那谁也别想闻到了,是不是?」

「咯咯,你再敢怀疑本宫,小心本宫连续一个月勾引你却不让你爬上床。」

「啊,不要啊妩儿姐。」如果让我守着萧妩这个风骚淫荡的大美人一个月又 不让我干的话,那简直就是酷刑啊。

「哼,快跟着本宫来。」说完,她就循着味道离开了,我也只好跟着她走了。

半山腰上,有一座孤立的房子,估计是这座山里的猎户,我们循着血腥味来 到这家人的屋子外,听见一阵阵痛苦的呻吟,于是我们从窗外往里面看去,见到 丧心柴的一幕。

房间里面一共有三男两女,两个女的,一个是二十七、八岁的少妇,她全身 赤裸,被两个壮汉一前一后包夹着,壮汉胯下的肉棒正在剧烈抽插她的蜜穴和屁 眼,还有一个壮汉就用肉棒插入她的小嘴,腰部疯狂地摆动,另一个女的是只有 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她已经瘫倒在床上,下体两个小洞被大开,不停地往外流出 血液和男人的精液,她们赤裸的身体早已经一身伤痕,双目无神,跟活死人没有 什么分别。门口附近,还有一大滩干掉的血迹,估计是这个猎户的男主人,我们 都可以肯定他已经遇难了。

我跟萧妩心有灵犀,她马上伸出一根尾巴把窗户破开,我飞身入房间直接几 下就把三个男人直接打晕。然后跟萧妩看着那对身受重创的母女,萧妩认真地查 看了一下她们的情况,摇摇头说:「不行,创伤太多,我只能一时保住她们的性 命,但是她们迟早会因为失血过多还有心中的创伤,最后还是会失去性命。」

「真的没有办法救吗?」我不死心地问。

「办法不是没有,只是代价很大,」萧妩顿了顿,继续说,「狐族有一门狐 变大法,可以让挽救她们的生命,但是她们将会成为半人半狐的存在,改造过程 是无尽的淫辱,她们的体质会变强,也会更加敏感,性欲会大幅增强,每天都会 有与雄性动物交合的欲望,以前这门大法是帮助一些想享受男人的淫妇改造,所 以救活她们要么就是让她们成为妓女人旧夫,要么就让她们跟在你身边,每隔 一到两天就必须要让你用『九阳神龙』干她们一遍解馋。」

「唉,」我叹了一口气,「好吧,还是先把她们救活再说吧,其他的以后再 解决。」我有点落寞,为了救活这对母女,我竟然决定了她们的未来,让她们成 为充满欲望的淫妇,这并不是我所希望发生的事情。

萧妩看着我的样子,走了过来,把我拥进怀里,用迷人的乳香和体香安慰着 我,然后「哔」的一声吹了一下口哨,很快,一大群狐狸就把房子围住了,把我 吓了一跳,它们领头的那只竟然有大野狼那么大。萧妩指着母女俩说:「带着她 们两个到长安城找姚丽娘,叫她用狐变大法去改造她们。」

通灵的狐狸首领叫唤了一下,几头壮实的狐狸,背起了母女俩,还有几头小 的趴在她们身上帮她们挡风,很快地往山下走去。

接着,她又对狐狸群说:「你们就散了吧,」然后扭过头来对我说,「现在 去弄醒那三个人,拷问他们,问出线索之后你动手解决他们。」

「妩儿姐,我,我从来没杀过人啊。」

「你迟早是要面对的,先让你见见血,以后你还会遇到更多,到时候你怎么 办?」萧妩很认真地对我说。

我想了一会,深呼吸了一下,握紧了拳头,「好,我答应你。」

萧妩这时才眉开眼笑:「乖,这才是乖嘛。」

我走到晕倒的三个人跟前,用力抽了他们三个人的耳光,直到把他们抽醒, 才回到萧妩身边。

「你们是什么人?」三人醒了之后,看见一男一女坐在房间的床上,自己的 眼睛迷迷糊糊的,看不清是什么人。

「你们,认得我吗?」我走近了一点,让他们看清楚。

「不、不知道你是谁。」虽然为首的人一口否定,但从他略为惊讶的表情判 断出,他已经把我认出来了。

「你确定?」

「哼,我不知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这时,观察了很久的萧妩发话了:「业儿,你这么对待他们,他们会被吓坏 的呀,你们说,对不对啊?」后面那句是她对那三人说的。

「额。」这时三人才看清楚萧妩美艳动人的样子,目光中多了几分淫欲和痴 迷。

「三位壮士啊,其实呢,我看到你们如此高大威猛,下面的小骚穴已经有些 瘙痒感了,如果呢,你们能够告诉我们一些事情了,我还想与三位共度良宵呢。」

说着,她俯身看着三个人,直接把一对巨乳让给他们看,使得三人都咽了几 下唾沫。

接着,她又解开部分的内衣与肚兜,把右边的大奶子,完全暴露出来,那紫 红色的乳头暴露无遗,继续用魅惑的声音勾引着:「你们觉得,是我的脸蛋漂亮 呢,还是我的奶子漂亮呢?我的奶子涨得我好酸,好想要个男人来捏我。」看着 她勾引的三个男人已经欲火焚天了,萧妩再加一把火,只见她扭转身体,把肥美 的屁股对着三人,说:「看看我的骚屁股,又大又肥,你们的肉棒插进来的时候, 『嗞』的一声,肉汁四溅,爽死了。」

其中一人首先抵不住诱惑,抢着说:「我们是某位大人手下的杀手,但不知 道那位大人是什么人,他从来都是只跟首领谈话的,平时我们也只是接单子干活, 这次也是。」

「恩,不错,来,赏你的,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萧妩把外层宫装脱下来, 丢到那个人的脸上,继续问,而那人简直幸福得要晕过去了。

另外一个回答:「我们受伤了,才找到这里,等过几天首领他们完成任务再 归队。」

「挺好的嘛,来,这是你的,还有你们的首领去哪了?」萧妩把肚兜脱下, 扔给了那个人,那个接到肚兜的人,抓着肚兜,疯狂的嗅着上面美人留下的体香。

最后一个人说:「首领他们到长安继续执行任务了,过几天就回来了。」说 完他舔着脸看着上半身赤裸的萧妩。

萧妩妩媚一笑,把下身的衣物都脱光了,把整个成熟妖艳的肉体展露出来, 对我打了个眼色,我解开裤子,把美人按着趴在桌子上,挺起「九阳神龙」,大 力地插入那我早已熟悉无比而又百干不厌的熟女淫穴。

接着抓起三块石子,往三人的胯下一滩,只听见「啊」地三声惨叫,三个男 人的下体血如泉涌,萧妩纤手一吸,衣物都回到床上,我的承影剑光一闪,三人 同时毙命。

在三人的尸体面前,我奋力地奸淫着萧妩的蜜穴,双手搓揉着她的豪乳,在 她耳边轻声说道:「妩儿姐,你太迷人了,能不能永远当我的女人?」

「傻小子……本宫……现在不是你的么……嗯啊……噢……什么时候本宫厌 倦你了……才会离开你的……噢啊……干死我了……离开你之前……本宫只给你 干……哦啊……太爽了……」萧妩断断续续地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

「嘻嘻,妩儿姐,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厌倦我的。」说完,更加卖力地 抽插身下的美熟妇。

当我第三次把精华射入萧妩那淫熟的蜜壶后,我们才收拾好着装,离开小屋, 返回长安。

六、重回长安救太平

回到长安城后,萧妩提出她自己要去一趟千香楼查看那母女俩的情况,而我 就前往太平公主府向太平公主报告调查情况。

「侄儿李隆业,拜见太平姑姑。」

太平公主看见我才几天就回来了,不禁有些疑问:「怎么啦?这么快就回来?

查到什么东西没?」

「回禀姑姑,我找到了三个前几天刺杀你的刺客,经过审问,他们说自己是 朝中某人手下的杀手集团,但是不知道主人是谁,平时也是在江湖上接单子杀人, 这次他们也是是接到上头的命令进行刺杀,剩下的人好像又返回了长安继续下一 步行动,所以我才赶回来禀告姑姑。」

太平公主听了,眯起眼睛问我:「这么说,你是担心本宫有危险,才赶回来 跟我汇报的?」

「是的,姑姑。」

「咯咯咯,小家伙,你真有姑姑的心,姑姑没事,你就放心吧,今晚你还留 在这里过夜吗?」说完她还满脸笑意地看着。

我不禁会想起那晚偷窥到的「大戏」,心中一凛,强笑着说:「姑姑的好意, 侄儿心领了,侄儿还有朋友,我还要去她那,先告辞了,姑姑自己小心一点。」

「好,姑姑听你的,时间也不早了,你快回去吧,姑姑明天也是有事情要忙。」

辞别太平公主之后,我到长安西市逛了一会,发现没人跟踪,才回到千香楼 的密道入口,重新回到千香楼里面找萧妩去。

还是前晚的那个房间,房间里,我,萧妩,姚丽娘三人站着,那对重伤的母 女俩,正躺在床上,全身赤裸,一根根芦苇管正插在她们身体的各个部位,芦苇 管的另一端则插在几个高高地端放着的铜葫芦口里面。

萧妩跟我说:「葫芦里面装的是『狐仙露』,乃是狐族的淫液,变成气体之 后就是你中过的『迷离香』,『狐仙露』正通过身体各处经脉流到她们全身,修 复并且同时改造着她们的肉体,当她们的身体完全复原之后,也是改造完毕之时, 到时她们的身体充满『狐仙露』,对雄性的欲望大增。」她停了一下继续说, 「还有,改造期间,她们的性欲也会勃发,到时需要摄取多种雄性动物的精液, 是个无尽的淫乱地狱……」

「那还是直接杀死她们好了,这样对于她们来说,比死更难受。」

萧妩伸出玉手拉着我,认真地看着我说:「隆业,你注定是要成就大业的, 在这个过程中,你会遇到很多需要发泄心中黑暗的地方,这母女俩就是你发泄的 对象,让她们承受你的黑暗,总比你以后胡乱发泄所给人带来的伤害要好得多。」

我上辈子只是一个金融精英,不是一个杀伐果断的政治家,我也不是铁石心 肠,在看着萧妩良久之后,我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有些承受不住:「为 什么,为什么这样啊妩儿姐,我只是一个好色的清闲王爷,我只想娶你为妻,收 集多一些的美人陪我过小日子。」

萧妩抱着我的头,像一位温柔的母亲一样安慰着我:「哭出来就好,男人要 做大事,始终是要面对这些事情的,这就是命,命中注定你要这样,想要江山美 人,就必须历经风霜,你放心,只要你不彻底放弃,妩儿姐永远都是你的妩儿姐, 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在萧妩的劝说安慰下,我哭了一会,才止住啜泣,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美熟妇, 突然明白,萧妩能征服六位君主不止是她的魅惑能力,更是她懂男人的心,肉体 心灵双管齐下,哪有男人能够抵挡得住。时而像温柔的母亲,时而像成熟的姐姐, 时而像活泼的妹妹,时而是高贵的夫人,时而又是风骚的荡妇,让人欲罢不能。

「妩儿姐。」

「恩?」

「谢谢你,我下定决心,要成为你侍奉的第七位君主,也是最后一位君主, 如果我真的是天命所归的话,你就是皇后。」

「咯咯,小东西,你现在啥都没有,就说那么远的事情,而且本宫当皇后当 厌倦了,整天被一堆女人虎视眈眈,如芒在背,这种感觉不爽,要说嫔妃,到时 再说,反正不当皇后。」这时萧妩又变成一个俏皮的女子,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 被她掌握住了。

虽然经过萧妩的安抚,我心里好了一些,但是仍然是不敢去面对母女俩, 「妩儿姐,我想先休息去了,你陪陪我行不?」

「好,你说怎样就怎样。」

在一个宽大的浴桶里,我与萧妩都泡在温水里面,赤裸相拥,郎情妾意,温 存亲热,但是一直都没有插入,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也是温馨地抱在一起 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早,姚丽娘跑到我们的房间向我们汇报:「主人,娘娘,奴婢发现 有一件奇怪的事情,昨晚有几个来留宿的客人一大早就离开了千香楼,往同一个 方向先后离去,但离去的时间相隔都不到一刻钟,于是派人去跟踪调查,结果发 现他们好像认识在某个地方集合。」

「难道就是前几天刺杀太平公主的人?他们迅速集合难道又有动作了?」我 沉吟了一下,吩咐姚丽娘,「你去查一下今天太平公主有什么事情,回来汇报我。」

「奴婢遵命。」

很快,姚丽娘就回来告诉我:「主人,今天是初一,太平公主要到大慈恩寺 去上香拜佛,一大早就出发了。」

「啊,可能太平公主有危险,我得去看看。」我连忙起床换衣服,看着慵懒 无比的萧妩,我往她的额头和樱唇都亲了一口,「妩儿姐,你要不要来?」

「来啊,我说过要陪着你嘛,不过我想再睡一会,醒了再来可好?」

「好。」

告别了姚丽娘和萧妩,我拿起承影剑就离开了千香楼。

萧妩看着我的背影,吩咐着姚丽娘:「想办法告诉长安令,说太平公主可能 会再遭刺杀,让她到大慈恩寺护驾。」

长安城南郊,大慈恩寺,两拨人正在对峙着,一边是镇国太平公主李令月, 只见她眉头紧锁,坐在大雄宝殿的蒲团上,身前是几个侍卫和老和尚,但是他们 好像已经中了毒一样,只是勉强地支撑着。另一边,领头的是一位相貌翩翩的中 年男人,只是他现在的面目有些狰狞。

男人正嘲笑着说:「李令月,你也有今天,为了这一天,我等了好久了,外 面的一百多护卫军我已经命人清理掉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我武攸暨亡。」原来 此人正是太平公主的驸马武攸暨。

「为什么?」李令月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

「为什么?你当着我的面把你那些面首召来相见的时候,你派人去吊死我的 外室时,你派人毒死我外面的儿子时,怎么不想想为什么?」武攸暨已经陷入了 疯狂状态,「今天正是大好机会,把你们都处理掉之后,外面只会流传着太平公 主被杀害相王一家的贼人劫杀的故事」

「哼,你以为母皇会相信你?你以为她会放过你?」

「不放过又如何,大不了我跟你同归于尽,柴首领,快去杀了其他那些人, 然后李令月那个淫妇就交给你们慢慢玩了。」

那位柴首领一挥手,多名蒙面人冲上去攻击剩下的那些侍卫与和尚。

武攸暨拔出长剑直接向李令月攻过去,擒下太平公主,其他人就不攻自破了, 就当李令月闭上眼睛放弃抵抗的时候,我正好赶到,承影剑刚好挡住武攸暨的长 剑。太平公主睁开眼睛,看见我就站在她身前,向我露出笑容:「你来了?慢了 点哦。」

我没好气地说:「你又没告诉我今天来拜佛,我都是问别人的。」

武攸暨眼见自己被人挡住,恼羞成怒地问:「你又是那个贱人的哪个姘头?」

「我叫李隆业,就是前几天让你刺杀失败的那个人。」

「你就是相王家的小杂种,呵呵,李令月连自己的亲侄儿也不放过,不愧是 淫乱公主啊,今天就让你们做一对同命鸳鸯,其他人也一起上,跟我一同杀了这 对狗男女。」说完又挺剑向我攻过来,旁边的杀手也拿起兵器杀过来。

袁天罡教我的剑法偏向保命,因为他觉得内功到达一定程度,罡风可以直接 代替宝剑,在学会用罡风之前,防守型的剑术就够用了,所以武攸暨和两个杀手 一时之间对我也无可奈何。我们四人打斗了一会,我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其他 人明显已经体力不支,再拖下去就不好应付了。于是我剑身一转,手中承影的化 作一道寒光,疾刺而到,破空呼啸,直奔武攸暨而去。武攸暨没有想到我突然转 守为攻,连忙防御,却因为手中宝剑比不上我的承影,一下被我刺断了,我顺势 一抓,抓住他的衣服,承影剑架在他的脖子上,一个手刀打晕他。接着大声叫道: 「都给我停下,你们的雇主在我手上,要想他活命的,就停下手。」

此时,那位柴首领也停下手看着我们,他皱着眉头,在考虑一些事情,这时, 有一名蒙面人走进大殿,在柴首领的耳边说了几句话,柴首领听了,立马做出决 定,他喊了一声:「撤。」仅仅两分钟,大殿内的蒙面人都撤光了,只剩下我们 这边的人,还有被打昏的武攸暨。很快,外面就传来声音:「长安令救驾来迟, 请太平公主殿下恕罪。」原来是长安的人来了,怪不得那群人这么果断就撤了。

我把武攸暨交给长安的人之后,大慈恩寺的方丈走过来,向我鞠了一躬,对 我表示感谢:「感谢施主相救,如果不是施主,今天大慈恩寺就变成修罗炼狱了。」

「方丈过奖了,在下只是力所能及地做事,谈不上什么相救。」

「施主年少英雄,当得称赞,本来老衲还想留下施主设一围斋菜答谢,可惜 蔽寺遭逢劫难,老衲分身乏术,有愧于心。」

「方丈过虑了,既然方丈事忙,那就先去忙吧,在下也准备告辞了。」

「再次感谢施主,老衲先行告退。」

花了点唇舌,终于摆脱了方丈,正准备离开,却发现太平公主正笑意盈盈地 看着我,我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拜见姑姑。」

太平公主没有言语,只是勾勾手指,让我把头伸过去,闻着美熟妇的体香, 我有点心猿意马。太平公主用只有我们两个人才听到的声音在我耳边说:「业儿, 你又救了姑姑一次,姑姑决定,给你一个大大的奖励。」

「什、什么奖励?」不是与我让我成为她的面首吧。

「不告诉你,你猜,以后就会知道的了。」把我的好奇心勾起来,却卖关子, 「今天的事情,我会马上回神都禀告母皇,让她定夺,等奖赏发下来之后,你继 续查你的事情吧。」

「好的姑姑,那侄儿告退。」

「恩,小心点。」

「侄儿知道。」说完,我便离开了大慈恩寺。

回到千香楼,我却看见萧妩还躺在床上,便摇摇头苦笑着说:「我的妩儿姐, 你还在睡觉,你今天都差点要守寡了。」

萧妩娇笑着回应我:「那不是差点嘛,你不是还好好地在这吗?再说,本宫 从来不会给任何男人守寡的,如果你死了,那本宫只好再找别的男人啦,虽然别 的男人可能没你的巨龙那么舒服,不过也将就着用好了,咯咯咯咯。」

我被她那没心没肺的样子弄得无可奈何,这时,姚丽娘进来说:「娘娘在主 人离开之后就派奴婢去通知长安令,让他带人去大慈恩寺的,娘娘是很在乎主人 的。」

我听了姚丽娘的话才恍然大悟,原来长安令的人是因为萧妩的通知才去大慈 恩寺的,我此时也忍不住了,也不顾当着姚丽娘的面,捧着萧妩的脸蛋猛亲: 「妩儿姐,我爱死你了。」而萧妩就躺在我的怀里娇笑着,享受着我的亲吻。
上一篇:神鹰帝国未删节卷5第146 下一篇:洛阳府第收娇宠上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